全国咨询热线: 8:00~24:00
你害怕被拒吗?巴菲特说:被哈佛拒绝是我人生最美妙的开始
2018-12-04 14:57:27 来源:启德学游 浏览量:1215
每年录取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们总忍不住有这样的疑惑——为什么招生官没有录取我?我这么努力地备考、做活动,写文书,每一天都规划得满满当当,每一天都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为什么还是没能被录取?因为招生官有『判断失误』的时候,因为命运也许给你安排了更好的路。


每年录取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们总忍不住有这样的疑惑——为什么招生官没有录取我?我这么努力地备考、做活动,写文书,每一天都规划得满满当当,每一天都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为什么还是没能被录取?因为招生官有『判断失误』的时候,因为命运也许给你安排了更好的路。

1950年的春天,沃伦巴菲特才刚好20岁。他雄心勃勃,渴望着成为“富有到不可思议的人”。他的确有这样的资本:他自中学阶段就展露商业天赋,在年仅16岁时就赚了53000美元(相当于今天的50万美元)。然而他对自己有更远大的目标,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决定申请哈佛商学院的MBA课程。用巴菲特的话说,“哈佛商学院是商界巨头和政界精英们的俱乐部”,而他也和渴望成为这个俱乐部的一员,享用哈佛商学院给他带来的名誉,地位和社交关系。

彼时的巴菲特,已经对投资股票颇有心得。他从1年多之前开始阅读“聪明的投资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价值投资天父级人物本杰明-格莱厄姆所著),加之他先天的商业禀赋,他已经成了一个“随时可以用他的投资知识把听众陷入一种崇敬和震撼的状态”的年轻人了。所以,当他从他坐火车从老家Omaha赶往芝加哥前去和哈佛商学院校友面试时,沃伦信心满满,志在必得。

在面对比他大许多的哈佛商学院校友施罗德时,沃伦表现稳定。他觉得他“拿下”了,并在信中告诉朋友,“来哈佛商学院找我吧”。结果呢,大家都知道了,他被拒绝了。据说这是哈佛商学院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招生失误。


但负责面试的HBS校友施罗德觉得他并没有错—“沃伦一心想着股票,也满口都是投资,但哈佛商学院的使命是培养领导者,那些能改变世界的领导者”。施罗德认为,一心想着赚钱的股票投资者怎么可能改变世界?

而备受伤害的沃伦转投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并在那里找到了他的一生最爱—价值投资大师本杰明格莱厄姆。而在哥伦比亚大学求学的这段经历,奠定了他终生的投资哲学。我们不知道,如果当时哈佛商学院录取了他,他还会不会是今天我们知道的这个巴菲特?

这故事听上去和乔布斯的“生活会把过去的点用线连起来”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不同的是,巴菲特的故事还集中展示出了美国顶尖名校在招生过程中的随机性...甚至是荒谬性。

很多时候,一个申请人录不录取,完全看合不合适,而这又完全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品味,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心情之下,也有截然不同的品味。所以,美国大学的招生过程其实是相当随机的。这种随机性,足以将两个不相上下的年轻人送到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轨道上去。

除了这种随机性,更严重的是招生人员本身的局限性。在美国大学里,负责招生的人员属于工作人员(staff),和大学里负责教书和科研的人(professor & researcher)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绝大部分教授都是终生教职,收入和地位都很高。而招生官多是大学的普通雇员,他们收入要低很多,也不是永久性职位,他们会有『判断失误』,拒绝错了人的时候。

弗吉尼亚大学招生官:我的确会判断失误

是的,我的确会判断失误。有时候,我拒绝了一些学生的申请,然后事后回来重新看他们的申请材料,我又不禁感叹:“我那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Parke Muth老先生是一名资深的大学招生官,他曾在弗吉尼亚大学的国际学生招生办公室服务近三十年,为学校招收的学生已经不计其数。如今回忆起自己的招生生涯,也会时不时为自己曾经拒绝某些学生而后悔。

任何一名招生官都会为拒绝或接受某个学生的决定找到的理由。有时候,我复核自己看过的申请材料,也会觉得自己对之前某篇文书过于挑剔,或者对某个学术项目、标化成绩陷入过度的主观判断。

在申请季,招生官的工作负荷和压力其实超乎想象,甚至赶超在金融行业里没日没夜工作的那些人。但是重点是,拿到的报酬却是有天壤之别。然而,我认识的每一位招生人员都在尽他们最大努力保证审核的标准前后一致、结果合理。尽管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认,我曾以为我做的正确无比的录取决定其实并不那么“正确”。

我会如此坦诚我的错误,是因为我希望大家都可以认识到:招生官也只是不完美的人类中的一群人。但我相信,所有曾为自己某个决定后悔的招生官,当他们发现自己拒绝的学生最终在另一所学校获得成功,都会感到前所未有的高兴。毕竟我们选择从事教育行业,也是为了可以帮助学生成长,没有什么能比听到学生(特别是我曾拒绝录取的学生)获得成功更令我开心的事情了。

我曾接待过一对父女的来访,当时我们已经决定录取他的女儿,他也非常希望自己女儿可以选择弗大。但这位姑娘却还在犹豫,倾向于选择另一所艺术设计类的学校。父亲希望我可以帮助他说服他的女儿,然而在仔细聆听过她对设计与时装的强烈兴趣之后,我最终建议她选择艺术学校。事后,这名父亲给我写了一封用词严厉的谴责信,但最终他还是答应让女儿去了那所学校。整整10年过后,这名父亲亲自登门道歉,并将手里一本著名时尚杂志递给了我,其中一篇文章所推荐的设计师正是他的女儿。

这个姑娘并不是特例。弗大还有一名学生,全家都是这所学校的校友,但她自己并不很适应这里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在了解她的想法后,我帮助她转学到另一所艺术学校。不久前,我听说她去纽约办了自己的首场时装秀,瞬时成为许多行业杂志和网站的专题报道人物。

这两名学生,如果当时选择的是弗大,或许就无法获得今天的成功。因此,学生找到最合适自己的学校,才是招生官们最乐意看到的。

Parke Muth老先生只是众多美国大学招生官中的一位,还有许许多多曾为此困扰、愧疚的招生官,希望公众可以理解他们的工作和决定。


前普林斯顿大学与哥伦比亚大学招生官Erika Robinson:

我常为无法给予学生录取资格而感到愧疚,毕竟录取名额总是有限的。

无论这些学生是否被我所在的大学录取,我都非常乐于听到他们的成功故事。学生们处理失望情绪的方式,标志着他们的人格。而世界上有如此多美好的学校,孕育着不同人美好的生活以及就业前景。因此每个学生都有适合他们的学校,我只希望与我有过接触的任何一位学生都不要把自己的价值与招生官的决定直接挂钩。

麻省理工学院资深招生官Marilee Jones:

我肯定会为这些学生感到高兴,因为我相信生活不是杂乱无章的。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参与了他们未来人生的一部分,在将他们眼前这道门关闭的同时,引导他们去寻找另一扇能够帮助他们拓展未来的窗。

拥有5年以上经验的博士项目招生官Alyson Colon:

招生官需要在结合申请材料以及面试表现的基础上做出决定,但这些仅仅只是对学生过去表现的一个总结,很多未被录取的学生都可以在将来取得优异成绩。仅因为当时的他们不符合我们项目的招生要求,不代表他们就一定不适合其他项目,或者不能够从其他途径获得成功。

拿到梦校的录取,固然值得开心祝贺;但被拒绝了,也请不要自卑,不要自暴自弃,也许命运给你安排了更好的路。无论申请结果如何,你都应该感谢一下了不起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