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咨询热线: 8:00~24:00
那些辞职出国的大龄留学生怎么样了?
2020-11-17 10:25:58 来源:启德学游 浏览量:10069
这个群体大多年龄在30岁以上,具备一定的工作经验,有些人甚至有了幸福的小家庭,但他们都做出了一个共同的选择——跳出舒适圈,出国留学。
前段时间,《周亚松,厉害了!》一文火遍了朋友圈,这位56岁“高龄”的妈妈收到了韩国大学院(韩国研究生院统称)音乐学科的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以实际行动践行了“活到老,学到老”这一信念。


周亚松的故事得到了广大网友的赞美和祝福,同时也引起了热议,更聚焦到了一个“小众”群体——大龄留学生。这个群体大多年龄在30岁以上,具备一定的工作经验,有些人甚至有了幸福的小家庭,但他们都做出了一个共同的选择——跳出舒适圈,出国留学。

01
李格:在法国邂逅爱情

从大学毕业后,李格成为了一名旅游行业的自由职业者。2012年,李格加入德国TUI(国际旅游联盟集团)公司,从事高端旅游行业并组织商务旅游与会议展览等项目。得益于这份“全球打卡”的工作,入职几年时间里,李格已涉足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15年,为了尝试生活中更多的可能性,李格决定辞掉工作,前往法国巴黎IPAG高等商学院攻读奢侈品管理专业。那年,她32岁。“我毕业之后选择先工作,当时的目标就是周游世界。如今这个目标我认为已经达成,我想要开启下一阶段的目标,去寻找更广阔的发展机遇。”

已毕业将近10年,要重新回到学习状态并不容易。语言考试中某些专业词汇极其复杂,大部分为商务交流对话,李格为自己设定了“最后期限”——两个月内必须完成学习。她笑称,那是又一段“魔鬼式”学习的经历。有心人天不负。两个月后的考试中,李格顺利通过语言考试并获得了心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奢侈品管理是法国的“黄金行业”,到巴黎后李格才发现自己是班上年纪最大的学生,同时,也是成绩最好的学生。在巴黎的两年里,第一年她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业上,第二年则主要采用游学方式,在完成学业的同时走遍了巴黎所有的博物馆与艺术区,足迹遍布大街小巷。这座同时拥有历史与时尚的浪漫之都,让她的艺术涵养得到了综合提升。

同样也在这里,李格邂逅了她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与如今已成为她丈夫的盖遥墨一见钟情。而后,盖遥墨放弃了法国的生活,与李格一同回到中国发展,不久前,俩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回望自己的选择,李格十分感慨,“‘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不要给自己设限,人生有无数种可能,认为对自己有价值的事就应该放手去做。脚下的每一步都会成为人生的宝贵积淀。”

02
汪乐:与综合格斗结缘

彼时,汪乐还是一名新闻编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泰拳,并对这项运动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逐步对综合格斗项目产生了兴趣。汪乐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他也一直在寻找能够全身心投入综合格斗的机会。

2015年,汪乐决定辞职,同几个朋友一起开了家拳馆,也是在那时,他开始解说UFC(终极格斗冠军赛)赛事。

2017年,汪乐作为中国综合格斗选手团的翻译来到美国。队员们赛前想要试练,汪乐便联系了当地一个小规模的比赛,虽然规格不高但规则严谨,所有程序都与UFC顶级比赛一样。体检、选手注册、合同签署……赛前程序设定之精细令他十分惊讶。这趟旅程,让汪乐看到了国内外在运营格斗赛事方面存在的差距。在经过审慎考虑和复杂的留学申请准备之后,已工作10年有余的汪乐,最终决定攻读美国俄勒冈大学体育商业方向MBA,并顺利拿到了学校录取通知和奖学金。

“或许我没有办法成为专业的综合格斗选手,但这项运动还有很多其他职位可供选择。”留学期间,汪乐确定了自己的目标,他希望能帮助中国综合格斗运动员更好地走向全世界,并推动这项运动在国内进一步规范发展。

在2019年UFC格斗之夜深圳站比赛中,中国综合格斗运动员张伟丽击败巴西女拳王安德拉德,获得草量级世界冠军金腰带,成为UFC中国首位冠军。一夜之间,综合格斗这项运动开始被人们关注。

对汪乐而言,综合格斗早已融入到他的生命、成为他的职业和未来发展方向。“如果强行制定一个功利目标,并不一定能成功。将自己喜欢的事坚持下去,也许会实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是10年时光教会我的。”汪乐说。


03
黄晓双:从老师变成学生

出国前,黄晓双是福州一家留学机构的日语教师。有一次,黄晓双要讲解日本新年习俗,除了在网络查阅相关参考资料之外,她还特地与大学时期的日语外教进行过交流,以期为学生呈现更真实的日本节日。

如她所愿,那天课堂教学进行得很顺利,然而在临近下课时一名学生突然问道:“老师,您去过日本吗?”

黄晓双摇头否认。

“没去过怎么还讲得跟真的似的?”学生揶揄说。

一时间,教室气氛冷了下来。这是她从未预料到的情况,黄晓双想反驳,但当时脑海中一片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坦白地说,那一刻非常尴尬,但我感谢那位学生的直率。是他的一句话,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黄晓双说。

一直在教日语、介绍日本文化,但日本真实的社会生活到底怎样,黄晓双却不得而知。这节课像是一支火柴,点燃了黄晓双心中深藏的念头——出国读书,近距离认识真实的日本。

在语言学校过渡1年后,黄晓双考取了明治学院大学国际系,开始了第二次大学生涯。在语言学校的时候,周边同学来自世界各地,其中不乏40多岁海外求学的设计师,或者一同出国、相互鼓励的夫妻档。这样的努力与勇气,让她明白了一点——人生的“可能、不可能”与年龄无关,始终热爱生活、不惧做出改变,无论成败,至少能与更广阔的世界相遇。

辞职留学,在黄晓双看来有得有失。花费了时间和精力去求学,失去了一部分陪伴家人的时光;同龄人或许已在相关行业小有成就,她却刚刚读完书。但与此同时,她看待问题的角度却在无形之中拓宽了,收获了更丰富的阅历和见识。黄晓双说,人生路上有许多选择,选择本身并无好坏之分。“可能我们常会拿别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或拿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何时何地该做什么。但其实,冷暖酸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己有收获,不悔当初选择,就不必在意外界的议论和眼光。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而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04
写在最后

在路遥小说《人生》的扉页上,写着这么一句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

近年来,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任性”者、“出格”者越来越多。有人放下“多金”的工作,全职读研或读博;有人舍弃大城市的优越生活,回到基层一线发光发热……在一些人眼里,他们和大龄留学生一样,都是不按套路出牌,不按原有的剧本“演戏”,是不走寻常路、不守常规者。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所有的犹豫都已经妥善处理,得与失能坦然面对,自己的留学之路也已清晰规划,那么年龄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人生处处是起点。在实现梦想、提升自我这件事上,什么时候行动都不晚。


小助手.jpg

  • 参加世界知名金融企业内部培训;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亲自讲解商业课程;
  • 走遍澳洲名校及全能发展训练营项目,是启德学游运用世界最领先的实践教学模式,动用澳洲顶尖的稀缺教育资源,与中澳精英团队一起,为中国学生,量身打造这一含金量极高的游学项目。